【专家怎么看】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有何影响?(一)

2019年底,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此次新冠病毒传染性极强,春节人口大流动的叠加效应,疫情迅速波及全国各地与部分境外地区,给我国的经济社会造成直接的冲击,国内外专家学者及时发声,积极为中国经济建言献策。

2019年底,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此次新冠病毒传染性极强,春节人口大流动的叠加效应,疫情迅速波及全国各地与部分境外地区,给我国的经济社会造成直接的冲击,国内外专家学者及时发声,积极为中国经济建言献策。

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有何影响?

(一)国内专家学者的观点

   1.疫情短期对经济有冲击,不影响中长期趋势。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王琛伟说,长期内不影响经济向好的根本趋势。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疫情影响是阶段性的、暂时性的,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小广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属于短期外部冲击,对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影响不大。中泰证券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该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和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上升地位。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认为,疫情这一短期突发事件暂时增加了经济运行的波动,待疫情结束后还会出现补偿性的消费。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分析称,在疫情影响下,一季度经济遭受重创是大概率事件,但是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变,经济发展的韧性、弹力、空间依然存在,不会因为突发疫情而发生改变,经济受到影响的程度取决于疫情控制的时间点。

6371571923862522233507045

(图为萍乡市人民医院赴武汉疫区四名医务人员)

  2.对我国经济增速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全年经济增速会降低0.5%-1%左右,今年可能会破6。中银国际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肺炎估计会拉低2020年全年GDP增速0.1到0.2个百分点,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主要会表现在一季度,增长数字大概率会跌破“6.0%”。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疫情不会对经济增长的长期趋势有影响,对GDP增长的影响在0.4-1.0百分点区间。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认为,全年角度预计疫情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冲击在0.5个百分点左右,实际经济增长或处于5.5%—6.0%的增速区间。天风证券宏观团队认为,如果疫情短期无法有效控制,一季度实际GDP增速有破6的可能。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做了一个“初步的评估”,认为新型肺炎可能令中国的GDP减少1.2个百分点。复旦大学魏尚进认为,此次肺炎事件对中国GDP的冲击约为0.1%。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认为,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再次加大,势必会直接影响老百姓的生活与投资者的信心。彭博社近日预测,疫情可能导致中国一季度GDP增速降至4.5%,创1992年以来同期最低。

 3.疫情直接冲击服务业:主要集中在旅游、餐饮、影视、交运等行业。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疫情对餐饮、旅游、电影、交运、教育培训等行业冲击最大,医药医疗、在线游戏等行业受益。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表示,对于旅游、餐饮和交运这些服务业的冲击会比较显著。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餐饮、旅游、零售等行业短期内受到影响,行业内小微企业收入减少,受疫情影响,部分行业和企业,尤其是与疫情防控密切相关的医疗、卫生、健康、居民生活必需品等领域,信贷需求较为迫切。据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的最新预测:“如果按照乐观估计,三个月绝收期减少60%,三个月恢复期减少30%来计算,全国旅游业今年预计损失接近3万亿元。”

 4.影响主要经济主体为中小微企业。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认为,延迟复工对许多中小企业的生存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恒大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罗志恒告诉《金融时报》记者,疫情期间企业复工延期,生产和经营暂停,收入和现金流中断,但仍要支付房租、工资、利息等刚性支出,同时经营中断可能导致企业订单合同违约、资金周转困难,特别是对部分体量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微企业而言。

 5.在疫情中努力化危为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微表示,此次疫情防控将会激发一些创新业态,促进生产生活业态朝着智能化、线上化发展,促进灵活就业,网络办公等方面的发展,同时也有利于跨境电商等贸易创新方式的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杨立强认为,在疫情影响下,电子商务、电子政务、居家办公、虚拟会务/商务、线上教学等新业态和新模式将迎来新一轮快速发展。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认为,今年上半年有些行业受影响程度较大,但有些行业的订单和生产将呈现扩张状态。比如,与药品、医疗器械等防控疫情相关的行业,包括电商、网上办公、智能化在内的互联网行业等,或将成为上半年的经济增长点,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传统行业下降带来的不利的影响。

2020021307051640

(图为武汉抢建的“方舱医院”)

6.政府治理能力较大提升,有利于优化营商环境。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王琛伟说,从疫情防护到病患救治,直至宣传教育,这个极为复杂的过程恰恰是对政府部门的一次“大考”和锻炼,政府治理能力将由此得到提升。任泽平认为,政府治理将更透明,生产生活业态将朝着智能化、线上化发展。财经作家吴晓波认为,危机暴露出中国社会治理的很多问题,比如信息的公开透明和舆论监督的缺失,应急体系的脆弱,一些地方政府治理能力的羸弱等等,这反倒能够成为下一步深化改革的突破口。

(二)国外专家学者的观点

巴克莱经济研究部门负责人Christian Keller称,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取决于中国受疫情影响程度,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范围从他当前预测的3.3%,到最糟糕情况下的低于3%都有可能。“如果疫情依照历史模式发展,那么将在第二季达到高峰并消退,”摩根大通分析师Joeseph Lupton对客户说,并预测第一季全球增长将损失约0.3个百分点,环比年率降至2.3%,之后在第二季反弹。世界银行发文称,中国政府有充足的政策空间来应对疫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认为,中国经济继续展现出极强的韧性,我们对此充满信心。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认为,影响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但中国最终将战胜疫情。在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黄天磊看来,疫情暴发可能会对中国经济造成暂时性冲击,但不应夸大其对中国全年经济增长的影响。英国《金融时报》称,新型冠状病毒的广泛传播对中国经济带来负面冲击,但只要疫情能在2020年第二季度或在之前就结束,其对于全年经济冲击较小。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肯尼思·罗格夫认为,基于过去的类似疫情案例,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危机将被证明是暂时的,经济影响将得到遏制。美国《巴伦周刊》网站发文称,中国经济遭受的冲击将是短暂的,只要疫情得到控制,就不可能使全球经济脱轨。伦敦政经学院全球事务研究院院长博格洛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来自中国,疫情发生之后,中国对全球经济的贡献或许会有所减少,但影响不会很大。

2020021307051784

二、面对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应对措施

面对疫情的肆虐,各专家学者也提出了相关应对疫情的经济措施。

彭博社建议,关键是实行更加积极有为的中小企业政策,在“减负担、增活力、优环境、提信心”12个字上面下更大功夫。

财经作家吴晓波认为,采取给民营企业返税的方式(6600亿返税红包),增强其抗击打能力。

 李迅雷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建议财政赤字率上调至3%。实施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一季度即需考虑降息。鼓励社会各界积极捐款,目标应该达到1000亿左右。

任泽平加大疫情相关财政支出,适当减免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部门的增值税,进一步降低社保缴费率,给予企业部分受疫情影响期间受损行业的财政贴息,扩大赤字率至3%,提前做好基建项目储备,疫情过后大搞基建减税。货币政策要适度降准降息,给予特殊时期还本付息延期支持。

张斌认为,此次肺炎疫情事件纯粹是外生性的特定冲击,不适合用总量的经济政策来应对疫情的不利影响,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应该对特定的行业、部门、地区、人群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建议,有针对性地对企业给予支持,但在支持过程中要区分不同情况,集中力量帮助经营困难的企业持续经营、保就业稳定,通过减税降费等多方面给予适当的补偿。

徐高我国理应跳出3%赤字率的约束,把财政政策的功效发挥出来。应该放松地方政府的融资约束,满足其合理融资需求。

 盛松成:高度重视此次疫情冲击对企业经营和就业的影响。不以房地产作为对冲经济下行的手段,但应在坚持“房住不炒”的前提下稳定房地产投资和销售。加大财政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提高中央财政赤字率,增加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银行不能简单地将还款延迟等情况作为一般性信用风险来处理,而应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对微观主体的贷款、还款进行重新安排,通过适当推迟或者降低成本等方式,防止对相关企业进行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联席所长赵锡军表示,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也要提前做好疫情结束后生产经营的恢复准备工作,包括相应的一些生产安排,原材料的安排、劳动力的安排等都要提前准备,一旦疫情结束后,企业能够马上恢复生产和经营。

王微表示,当前应更注重舆情引导,特别是注意做好信息公开,减少社会恐慌,恢复信心和预期,鼓励创新和灵活就业,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新服务的发展,相关药品创新研发,鼓励有利于灵活就业的新型企业发展。

刘锋建议,借鉴2018年为缓解股权质押风险而成立的纾困基金模式,采取市场化手段为有流动资金困难的企业纾困,这样应该会有效地树立正向预期,缓解市场忧虑,防止非理性抛售和市场危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第一个步骤是要努力控制病毒的传播,同时照顾那些被感染和脆弱的人群。此外,社会保障制度应该发挥作用,在经济和财政上帮助人们。这不仅有利于他们,也有利于整个经济。我不建议政府试图去抵消应对经济的影响,在经济政策方面最好不要反应过度。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黄天磊,中国政府可以为受到疫情冲击的中小企业提供进一步支持。货币政策方面要确保市场上有足够流动性,同时避免信贷泛滥。财政政策则可加大力度。

(本文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新浪财经、新京报、第一财经、零壹财经等,仅用于分享。整理:谌炎;编辑:黄辉兰)